4008-888-888
大爆奖娱乐
关于我们
产品展示
荣誉资质
新闻动态
成功案例
人才招聘
留言反馈
联系我们

大富之家儿子车祸身亡公婆状告儿媳争遗产

发布时间:2018/12/13

  儿子走了 391 天,我也失眠了 391 天,以后也会一样 说这番线 岁的魏丽梅阿姨脸上无声地滑落,一旁的老伴赵常林默不作声,烟一根接着一根地猛吸着,自从儿子走了,原本戒了烟的他又抽上了,可浓重的烟草味儿,也无法掩盖老人不愿示人的伤痛

  这原本是哈尔滨一户非常富有也非常幸福的家庭,如今,弥漫着太多的痛楚与悲情。承受丧子之痛的老夫妻,还同时面对与儿媳于莉之间的矛盾纠葛。承受着白发人送黑发人悲痛的这对老人,曾经是改革开放后最先富起来的一批人。当年,他们以生产家具起家,后涉足医疗器械和房地产等多个领域,早在九十年代初期家产就超过了百万。尽管不知两位老人有多少积蓄,但肯定是个不小的数字。就是这样的富足家庭的老人却选择了在儿子离世后一年左右与儿媳对薄公堂。

  几天前,他们已经聘请了律师,决定起诉儿媳,要求分割儿子留下的遗产。身为富二代的儿子赵永军名下有多少财产呢?

  魏丽梅老人告诉记者,2017 年 9 月,儿子赵永军开着路虎车去内蒙古海拉尔办事,意外遭遇车祸当场死亡,去世时,年仅 38 岁。儿子早在 26 岁时就开了公司,有着和父亲一样精明的头脑。儿子走后,名下有 3 套位于哈市繁华地段的高档住宅,还有多套门市房,积蓄具体有多少她不知道,但绝不会少于 200 万元,加在一起千万以上!而她和老伴应分得的也该在 300 万元左右。另外,儿子去世后,生前的债务问题也是她和老伴帮着处理的,他们帮儿子还了 110 万元的债务,还帮儿子要回了 200 多万元。帮儿子还的钱,大爆奖娱乐这次也要一并要回来。

  那么,经济上极为宽裕的这对老夫妻,为何在儿子刚刚去世时没有和儿媳于莉谈遗产的事儿,而是时隔一年后才提及呢?又为何非要和儿媳撕破脸对簿公堂呢?

  当记者问起时,两位老人不约而同地发出了浓重的叹息声。魏丽梅老人说,钱对于已过花甲之年的他们来说,已不重要,她和老伴一日三餐都吃素食,也很少买新衣服,每月的生活开销有 2000 元足够了,况且,他们家并不缺钱,有一定的经济实力。儿子刚走时,他们哪还有心情和儿媳谈遗产的事儿。事实上,他们也没打算和儿媳争什么。可后来儿媳的一些做法,让他们难以接受。

  老伴赵常林说,儿子走后不到半年,儿媳就有了男朋友,有时,对方还在儿媳那过夜,让他感到很厌恶,他觉得,房子是儿子生前买的,怎么能让另外一个男人住?另外,孙女只有 9 岁,怎么和一个陌生的成年男人相处?

  老人一再说: 我们不是反对她再婚,而是嫌她太着急了,哪管等个一年、两年的,我们的心里也好受些!

  魏丽梅老人称,当年儿子和于莉处对象时,她和老伴就极力反对,倒不是嫌弃于莉没上过大学,也不是嫌弃她家庭条件不好,而是觉得她很爱慕虚荣,喜欢炫耀,并且人很懒惰。和儿子结婚后,儿媳就很少出去工作,没孩子时到处去旅游,有了孩子后还经常和朋友打麻将,最多时保姆就雇了两个,一个看孩子,一个洗衣做饭。基于此,婆媳关系表面上过得去,实则貌合神离。儿媳有了男朋友,意味着要组建新的家庭,意味着孙女就要有了后爸,这对于老人来说,简直是一种伤害!

  两位老人还说,除了对儿媳找男朋友不满外,儿媳大手大脚的花钱方式,更让他们看不惯。魏丽梅老人说,儿子活着的时候,儿媳每隔几天就会从商场里大包小裹地拎回一大堆高档服装,光裘皮大衣就有七八件,吃喝上花的钱更是毫不在意。儿子活着的时候,他们虽说看不惯但不会去管,可现在儿子走了,他们怎么能容忍儿媳继续挥霍着过日子?

  更让他们不能容忍的是,儿媳经常给男朋友花钱,他们怀疑那个男的开的车,儿媳有可能出了一部分的钱,因为那个男人并没有正式职业,他们深信,对方就是冲着儿媳手里的财产来的。

  担心儿媳上当受骗,老两口没少劝说儿媳多个心眼,孰料,却渐渐激起了儿媳的不满。去年年底,儿媳开始很少回来看他们,也常以孩子上补课班为由不让他们去看望。一天,老两口打车去了儿媳家,发现孙女根本没去补课班。儿媳正带着她和那个男的看电视,茶桌上摆着一大堆的肯德基和饮料。魏丽梅老人从来不给孙女买洋快餐的,看到那一幕,老人气得血压 腾 地升了起来

  第二天,老两口商量后给儿媳打了电话,第一次和她说起儿子留下的遗产的事儿,哪知,儿媳一听竟然炸了,说那些都是留给她和孩子的,和老两口没关系。 我们孤儿寡母的,就靠这些了,你们又不缺钱,为啥还来争? 儿媳言之凿凿。 不和你争,迟早被你败光了! 老两口口径一致,态度强硬。

  春节时,儿媳带着孙女去了三亚。失去儿子也没有孙女陪伴的这个春节,让老两口感到窒息般的痛苦与煎熬,对儿媳也已不仅仅是简单的一句埋怨。 我们咨询律师了,连替你们还的钱和应得到的遗产,你应给我 400 万元,不给,我就去就法院告你! 这是老两口一个月前就给儿媳下的最后通牒。可儿媳没理他们。于是,几天前,他们聘请了律师决定起诉儿媳。可真要去法院立案时,老两口又多少有些犹豫。

  要回的钱,我们都留给孙女,将来我们走了,留下的所有钱也都是孙女的。我们就是怕走后,孩子没个依靠 说这句话时,魏丽梅老人再度哽咽 (文中人物为化名)

网站地图 | xml地图
Copyright @ 2012-2018 大爆奖娱乐 技术支持:织梦模版 ICP备案编号:桂ICP备11006931号-1